零度策略為組織啟智 再創卓越

張寶誠 總經理 2014/12/29

  氣象局接連發佈低溫特報,也意謂年的腳步是越來越近了。歲末年終,總不免感嘆歲月荏苒但人生卻有諸多侷限。根據博斯顧問公司(Booz&Company)針對全球2,500家的上市公司所進行的「2013年度CEO調查」結果顯示,14.4%的企業CEO離職,比例已略低於2012年調查的15%。而CEO離職的原因包括:績效不佳被解雇,或由於企業被收購而黯然下台。

  然而,無論CEO是在掌聲中風光上台或是噓聲中倉皇地下台,在全球經濟巨輪持續往前轉動之際,再怎麼成功的人,也只能留下一件事,您的那件事會是什麼呢?

  以微軟為例,繼兩任強勢的CEO之後,擁有22年資歷的沙緹‧納德拉(Satya Nadella)擊敗福特、諾基亞、Skype等候選人脫穎而出,擔任新的CEO一職。然而,他上任後的挑戰是,如何讓自己快速地在公司內部建立信任感,又如何在蘋果、谷歌等強敵環伺下,帶領全球13萬名員工完成轉型。

  沙緹執行長上任後,即以「我是誰」(Who am I?)作為發給員工的第一封信中的標題。他的用意是藉由「我是誰」這樣的問題,重新喚起員工對公司榮譽感與認同感以重振信心。更進一步指出,微軟再用舊方法、舊模式是無法創造出新價值,唯有捨棄、歸零(zero)才能透過科技,再次做出令顧客驚喜的事情,進而改變世界。

  這讓我想到社會心裡學上的「喬哈利之窗」(Johari window),即是探索一個人如何從不同角度來審視自己,進而發揮優勢。喬哈利之窗是以正方形的窗框隔成四個窗格,並以A、B、C、D代碼作為區隔。整扇窗代表的是你這個人。A與D是別人看到的你;C與D是你所看到的自己;而B是代表你自己的內心。心理學者認為,假如一個人能展現D將會很有成就。

  應用在企業上面,這裡的別人通常指得是競爭對手或顧客。然而,商業市場競爭是如此激烈啊。儘管顧客難以捉摸,但競爭對手的攻擊卻是如此地直接且殘酷,讓許多的領導人在意競爭者眼中的自己,隨著競爭者起舞,今日忙於消滅競爭者,明日擔憂哪裡又竄出新的競爭者。

  於是,領導人整天忙於競爭,經常處於焦躁、不安、憂心忡忡的情緒中,也就會陷入突如其來、非計劃性、緊急而不重要事情等種種狀況的泥沼中。結果是,員工也每天忙於例行公事,稍有問題就自亂陣腳,導致領導人忙著應付層出不窮的危機,更無暇思考危機重複發生背後的原因。這便是沙緹‧納德拉上任後,要以「我是誰」重新提醒幾乎信心破產的員工,公司存在的真正意義。

  我覺得經營企業是門技術,更是門藝術。「競爭」是整體企業營運的一環節。尤其是於現今的生態競爭系統下,競爭者為了得到最後的勝利,有的要玩價格戰;有的則要搶市占率;有的要拼價值,參與過程中隨時因應,一定是很辛苦、很煎熬。但我要特別提醒諸位,心態上要嚴肅看待這場競爭,但別嚴肅看待自己,因而綁手綁腳,甚至為了競爭而競爭。忘了經營企業的樂趣及快樂,初衷是要讓顧客成功幸福的事。這樣想時,在打拼時就會有願景、有方向性以及層次,更能耳聰目明地決定「要做什麼」,「不做什麼」,更能有閒暇去思索還「應該」要做什麼。

  我觀察到另一個現象是,組織裡有時會出現一種情境,就是成員都比誰做得「多」,卻很少比誰做的「不同」。這個不同就是創新。前者其實很容易達到,只要犧牲與家人、朋友的時間不斷加班,低頭猛做就能完成一百件事;但比誰做的不同就很難,要專注一件事,往往是失敗再重頭來;重頭再來又失敗,需要的是時間、承受的是長期的煎熬。但於過程中,卻能因專注創造出獨特的價值,讓企業得以與眾不同。

  我認為,今後企業之間的競爭,是知識的競爭、學習的競爭、獨特性的競爭,領導人的觀念不僅需時時Update,也需啟動企業文化端的變革與革新,在全面歸零的零度策略思維下,以開闊的心境接受並敏銳觀察趨勢的變化;以威信服人的服務領導來為組織「啟智」,策勵組織成員主動承諾,真心奉獻,讓組織得以從因應式順應環境,轉變為預應式創造環境。

  再過幾天,就要揮別2014年了,相信整個社會與民眾皆懷抱著打破悶經濟,期待如新任柯文哲市長所提出的「改變成真」,來迎向嶄新的2015年。對CPC而言,懷抱同樣的心情,在60年來持續扮演台灣產業價值鏈轉型的推手,建立里程碑之後,2015年的到來也意謂我們必須「再起動」。

  我們將持續深耕能耐、促發自主提升、創造知識價值;傳承標竿經驗,整合資訊科技,蓄積智慧資本;掌握潮流趨勢、前瞻創新概念、領先變革預應,進而喚醒企業追求卓越的熱忱,一起攜手實現人物境共好之幸福。我們2015年,再見。

  (本文由為中國生產力中心總經理口述,黃麗秋整理,專欄每週一更新。)